花7年才博士毕业,转眼却留美做服务员,还拒绝

花7年才博士毕业,转眼却留美做服务员,还拒绝

时间:2020-03-23 15:2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常言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大多数人都想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追名逐利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在中国却有这样一位数学天才,宁愿在美国底层社会当服务生也不愿意在中国的顶尖大学里当教授,这位数学天才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他现在怎么样了?

|天才少年命途多舛

1955年,张益唐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小康家庭, 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在机关工作。张益唐天资聪慧,从小就异于常人。他在九岁的时候无意间读到了父亲的数学课本,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张益唐几乎把他的时间全都花在解数学谜题上面,他一沉浸在在数学海洋里就会忘记时间,对数学的热爱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不幸的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张益唐想要学习数学却困难重重。

十五岁的那年,他被迫辍学,父亲被下放到农场干农活,他和母亲一起下放到了另一个农场。在农场里,他不能公开学习数学,因为在那个时代, 学习数学知识被当作浪费社会资源, 数学对于阶级斗争是没用的。

于是他就从书店里买一些旧书,每天偷偷学习数学,为了增长自己的知识,他还在书店买科普类的图书。 怕被别人发现,他故意不和其他人往来。 他遇到难题的时候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因为没有人会帮他,他在自己的求学道路上孤军奋战。

高考制度恢复后,张益唐决定考北京大学,张益唐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准备考试, 在这期间他自学了高中数学、化学、物理和历史 。凭着过人的天赋和从小就锻炼的自学能力,张益唐被北京大学录取,成为了北大数学系的一名学生。他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潜心研究出国深造

在大学里,张益唐如鱼得水。他可以自由地学习数学,凭着他对数学的热爱,他在大学里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沈捷是张益唐大学里的好友,他回忆道: “张益唐的成绩比我好很多,每当我遇到难题时总会求教张益唐”。 “张益唐非常喜欢自学,他成天都待在自习室”。张益唐自己的努力再加上自己的天赋,使他成为了北京大学数学系的风云人物,四年大学后,他选择继续留在北京大学深造。

在读硕士期间, 张益唐师从著名数学家、北京大学潘承彪教授。 在读硕士的三年里,他潜心研究于很多数学难题,有潘承彪老师的悉心教导,张益唐在硕士期间受益颇多,他积累了很多数学解题经验,有了深厚的数学功底。 1985年,张益唐有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他收到了世界名校美国普顿大学的邀请函,他便前往美国求学,张益唐没想到,就是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张益唐在普顿大学就读时师从莫宗坚,莫宗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数学教授但是张益唐和莫宗坚却因为学术上的矛盾关系不和, 博士生的导师是相当重要的,以至于张益唐花了七年的时间年才博士毕业。 因为莫宗坚没有帮张益唐写推荐信,就算张益唐毕业了也很难找到工作。为了解决自己的生活费用,他开始在美国的中餐厅当服务员。

|锲而不舍功成名就

北大著名的数学教授丁石孙十分器重张益唐, 了解到张益唐在美国的情况后邀请他回北大当教授, 这对张益唐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机会,但是张益唐却拒绝了。也许是感到自己铩羽而归很没面子,也许是他不甘心自己的才华被埋没, 也许是他认为美国是一个学术更自由的地方,他选择留了下来。

张益唐的选择是正确的, 在当了多年的服务生后, 他北大的校友帮助他找了一份工作——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当讲师 。张益唐找到正经工作后,生活渐渐安定下来,自己也能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数学研究上面。

在他58岁的时候, 他在数学界最负声誉的《数学年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使他一战成名。他获得了弗兰克·奈尔森·科尔数论奖、晨兴数学卓越成就奖、罗夫·肖克奖数学奖和美国亚裔工程师学会的终身成就奖。这些奖也让张益唐这一生的努力没有白费,更重要的是他完成了他毕生的梦想。

使张益唐颇受争论的一件事情是他选择了留在美国并且成为了一名美国公民。有记者问过他当初为什么不回国?他的回答是 :“我如果回到中国,不会有这么大的成就” 。这句话惹恼了很多中国人,张益唐难道是看不起中国吗?

其实张益唐并不是看不起中国。如果他看不起中国就不会在他取得成就之后参加这么多的中国活动。 只是张益唐生活的那个年代并不像今天, 中国的学术氛围和学术资源确实是没有美国好,如果他回国那么他实现梦想会更加的困难,他太爱数学了,所以他选择了能够让他更方便学习数学的地方,他不敢拿他的梦想冒险。他或许是一个伟大的数学家,却不是一个伟大的中国人。

想必大家都知道钱学森,当初他回国收到了层层阻挠,甚至被美国监禁,但是钱学森依然想回到祖国为祖国建设做出贡献, 有人评价说钱学森使中国的原子弹推进了至少20年。

张益唐虽然没有回到祖国为国家的建设做出贡献,但是他在数学上的成就推动了数学的发展,数学是几乎是所有理科学科的基础,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 ,所以我们不需对他抱有敌对的态度。现在祖国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能留住像“张益唐”这样的人才,我们生活在了这样的时代是我们的幸运。

文/朱竟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