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交钱一手挂名:《科学美国人》调查论文贩

一手交钱一手挂名:《科学美国人》调查论文贩

时间:2020-03-24 05:1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年来的出版经验,让他对学术造假问题相当敏锐。 他认为自己采用了不同寻常的方式以保护自己正在编辑出版的电子杂志《诊断病理学》( Diagnostic Pathology )。举例来说,为了避免作者冒名使用网络上的显微镜图片,他会要求作者 发给他玻片原本。

尽管他的警觉性很高,但还是有些疑似不端的文章偷偷潜入了《诊断病理学》。比如,在2014年5月刊上,14篇文章中有6篇有着可疑的重复段落和其他不合常理之处。在《科学美国人》告诉他之前,凯泽显然并不知情,他对我们表示:“没人跟我说过这个,真是太感谢了。”

《诊断病理学》由德国施普林格出版社出版,一般认为这是一本声誉良好的期刊,在主编凯泽的管理下,其期刊影响因子为2.411,这使得它在汤森路透的《期刊引文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中,稳居所有学术期刊排名的前25%,在76本病理期刊中位居第27名。期刊影响因子是根据文章被获得出版的学术文献所引用的次数来计算的,是衡量期刊声誉的粗糙标准。

凯泽的期刊并非特例。在过去几年中,在学术出版界的同行评议文献中,类似这样的违规信号时有出现,包括威立出版社(Wiley)、公共科学图书馆(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泰勒弗朗西斯集团( Taylor & Francis ),以及出版《科学美国人》的自然出版集团(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这样的大型出版社,都有涉及。

在学术出版界(和研究界)快速变化的同时,明显的不端行为时有发生。对于将发表论文当作晋升升职的敲门砖,或是获得资金支持的研究者来说,谋得同行评议期刊上的一席之地的竞争相较以往已变得更加激烈。尽管互联网上的学术期刊数量激增,但供给仍旧赶不上数量庞大的学术产出所带来的不断增长的需求。人们担忧,这种压力会滋生剽窃行为。

可疑的论文并不容易被辨识出来。单独来看,每篇研究论文似乎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在《科学美国人》的一项调查中,通过对100多篇学术文献的遣词进行分析,我们发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模板痕迹——这是一种信号,表明目前有一场 大规模的对同行评议系统进行戏弄的 尝试。

尽管本文涉及的很多期刊都有严格的同行评议制度,但显然这种制度无法阻止论文造假问题的泛滥。图片来源:physicsworld.com

举例来说,发表在2014年《诊断病理学》5月刊上的一篇论文,表面上来看是一篇典型经过同行评议的荟萃分析论文,其作者为中国广西医科大学的8名研究者。在文中,作者评估了XPC基因的不同变种与胃癌之间是否有关联。他们发现这两者之间并无关联,并表示这不是该问题的最终定论:

“However, it is necessary to conduct large sample studies using standardized unbiased genotyping methods, homogeneous gastric cancer patients and well-matched controls. Moreover, gene–gene and gene–environment interactions should also be considered in the analysis. Such studies taking these factors into account may eventually lead to our better,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XPC polymorphisms and gastric cancer risk.” “然而,运用标准化的无偏的基因分型方法, 对同类型 胃癌病人 和相应的治疗手段进行大 样本 研究是很有必要的。 此外基因与基因、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也应该在分析报告中有所考虑。综合 这些因素的研究,可能最终会让我们更好、更全面地 理解XPC基因多态性与胃癌风险之间的关联。”

对于一篇极为普通的论文来说,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结论,并不应当引发任何警报信号。但是,将其与《欧洲人类遗传学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自然出版集团下属杂志)中,早些年发表的一篇关于 CDH1 基因的变种是否可能与前列腺癌(PCA)相关的荟萃分析论文进行对照的话:

“However, it is necessary to conduct large trials using standardized unbiased methods, homogeneous PCA patients and well-matched controls, with the assessors blinded to the data. Moreover, gene–gene and gene–environment interactions should also be considered in the analysis. Such studies taking these factors into account may eventually lead to our better,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CDH1−160 C/A polymorphism and PCA risk.” “然而,在评估者对数据单盲的情况下,运用 标准化的无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