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曾国藩的老师,却在内斗中失败,总督巡抚

他是曾国藩的老师,却在内斗中失败,总督巡抚

时间:2020-03-20 09: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853年10月17日,曾国藩的座师吴文鎔来到武昌。他下马拜印,正式成为咸丰皇帝的第四任湖广总督。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然而,诸葛亮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是曹操的屁股,吴文鎔新官上任,却有三把火烧着了自己的屁股。

武昌黄鹤楼

第一把火,是湘军鼻祖江忠源放的。就在吴文鎔任职的两天前,江忠源在田家镇被太平军杀了个大败,给总督大人来了个开门红。

第二把火,是太平军放的。田家镇距武昌不过三百多里,太平军打败江忠源后,迅速沿长江而上,占领了武汉三镇中的汉口和汉阳,兵临武昌城下。

这第三把火,则是吴文鎔的同僚,湖北巡抚崇纶放的。敌人就在城外,崇纶却不顾整个武昌城守军不足两千,和吴文鎔展开了窝里斗。

按说,这武昌是万万守不住了,但太平军围攻武昌半个月后,突然全军撤退,连汉口和汉阳都完璧归赵送还了清妖。

武汉三镇布防图

太平军为何放过武昌?

一是因为江忠源。

江忠源田家镇大败后,急忙收拾残兵败将拼凑成一军。听到武昌危急,他带人来到距汉口数十里外的滠口。尽管此时的江忠源很弱鸡,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威慑作用。与此同时,其他援军也陆陆续续开到了武昌城外。

二是因为庐州。这才是主要原因。

原来,太平天国定都天京后,一直忙着东征西讨,根据地的建设真真是不忍直视。为了让大家有个比较直观的印象,手欠的小编忍不住画了一下吴文鎔刚上任时太平天国占据的地盘。

也就是说,在1853年10月17日,太平天国只在江西、安徽和江苏三个省份占有11个县。这些县城大都分布在长江两岸,依附着太平天国强大的水师生存。

直至今日,坊间依旧有南京是安徽省会的段子。所以太平天国建立根据地,是从安徽入手的。东王杨秀清、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上书天王洪秀全,在安庆试点,进行了安庆易制。然而,只有安庆一个城市是不够的,想要尽快在皖北开辟局面,就需要占领当时清政府设立在安徽的省会庐州。

庐州古城墙

太平天国把庐州当成了眼中钉,自然不能把战线拉得太长。因此才会从武昌城下撤军。

敌人一走,最轻松的应该是湖广总督吴文鎔和湖北巡抚崇纶,而最不轻松的,则是湘军鼻祖江忠源了。因为紫禁城中的咸丰向他扔来一顶帽子,正是安徽巡抚的红顶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江忠源可不是白捞了个封疆大吏享用,那是要去庐州拿命守城的。

于是,江忠源含泪告别了吴文鎔和崇纶,向庐州,他的死地进发了。

小人书中的江忠源

敌人走了,朋友江忠源也走了。崇纶和吴文鎔共处一城,不免两两相厌。当初为了守城,吴文鎔发脾气在崇纶面前砍桌子,所以武昌人民都在风传巡抚大人被吓尿了裤子。

崇纶是满族亲贵,荣誉感自然极强。他认为自己丢脸是小,大臣和大清国的颜面尽失,那才是天大的事儿。所以崇纶一看到吴文鎔就烦,一心想让对方挪个窝。

于是,崇纶忍着恶心,找吴文鎔商量军国大事。

崇纶:吴大人,你看,大股长毛打庐州去了,湖北现在还有一些小股长毛,大人你应该带兵去围剿啊!

老汉吴文镕不顾61岁的高龄气的蹦了起来:你年纪轻轻为毛不去?

崇纶:我有病!(崇纶的确身体不好,坊间传说他鸦片瘾极大。)

吴文鎔恶狠狠看着崇纶,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对,你有病!

崇纶大怒,转身便向皇帝告了一状。吴文镕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告,我也告!谁怕谁?

结果,当两份状纸先后摆到咸丰面前,皇帝看罢,毫不犹豫站了崇纶。

嘉庆嫡皇后喜塔腊氏

咸丰为何对二人区别对待?很多人不免用满汉之分来解释。而且,咸丰的奶奶,即嘉庆皇帝的原配嫡皇后喜塔腊氏和崇纶的爷爷是兄妹。所以说咸丰还得叫崇纶一声表哥。这么一来,皇帝帮亲不帮理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然而,当小编看完吴文镕和崇纶的状纸,却不能不说,崇纶讲的道理可比吴文镕有水平得多。换作你是皇帝,恐怕也会支持崇纶,而对吴文鎔不以为然的。

现代人在职场中谋生,难免会和同事发生摩擦,有时擦枪走火闹到不可开交,就需要寻求领导的支持了。在本文中,吴文镕绝对是反面教材,崇纶则是我们要学习的对象。

咸丰皇帝

下面,我们就先来看一看反面典型吴文鎔:

吴文镕一出手,就对崇纶毫不留情面。他把大敌当前,崇纶却要借出城扎营趁机逃跑一事向皇帝做了详细的汇报。吴文鎔还告诉皇帝,长毛兵临城下,官员们都住在城头,饿了就盒饭解决,只有崇纶每天到了饭点雷打不动回家,说是去吃小灶。崇纶真就没出息到差那一口吃的?当然不是,他是鸦片瘾犯了,回家过瘾去了。

吴文镕慷慨激昂痛斥完崇纶后,在奏报的结尾以退为进,声称自己才疏学浅,不懂军事,要辞官不做。

说实话,领导很忙,即便不忙,也不会在意在一件过去的事件中两名部下孰是孰非。当时,太平天国北伐军正在天津一带闹腾,眼看就要打到满清的老巢北京,咸丰急得焦头烂额,偏偏湖北的两名大员还跑出来添乱。尤其是吴文鎔,真tm让领导来气。

太平天国北伐军进军地图(局部)

吴文鎔的确说了崇纶一堆不是,但咸丰一来无法分辨真伪,二来即便是真的,又能怎么样?当时大清国象崇纶一样贪生怕死的官员多的去了,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闹的太过出格,皇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官员有守土之责,如果弃城而逃,按规定情节严重是要处死的。然而,太平军真来了,大清的父母官可管不住自己的腿,那逃跑的多如过江之鲫。然而,很多官员虽然弃城而逃,却没跑远,而是在城池周围组织游击队对抗太平军。因此事后朝廷追究责任,一般都来说都是降职留用,只有个别被抓了典型丢了脑袋。崇纶别说没跑成,就算真跑了,也是p大点儿的事儿。

咸丰年间的武昌

所以说,如果不能把对手一击致命,就不要动不动把对方的小错误捅到领导那里去。还是那句话,领导很忙。

而且,在领导面前手撕同事一定要慎重,说不定这种大胆泼辣的作风会吓到脆弱的领导,反而让领导对你先有看法。试想,你这么气势汹汹,说不定谁欺负谁呢?

最后,吴文鎔不该在领导面前说撂挑子的话。清国没你了吴文鎔这个臭鸡蛋,难道就不做槽子糕了吗?所以,吴文鎔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咸丰,他大骂吴文鎔是负气诡辩,无耻已极,胆大已极。

崇纶的儿子裕禄

说完负面例子,我们再来看一看正面典型崇纶:

崇纶的目的是告状,但人家可没一开始就讲吴文镕如何如何不是,而是把武昌的情况向皇帝做了汇报。

当初,太平军围攻武昌,城中人马并不多,但随后援军陆续开到,时至今日,武昌内外已经屯兵一万多人。长毛撤军后,武昌再白白驻扎这么多守军,必然空费粮饷。而且,长毛主力去了庐州,湖北境内只剩下一些零星小匪,敌弱我强,正是反攻的好时机。

铺垫完背景,崇纶开始告状,他说自己几次和吴文镕商议趁机出兵一事,吴文镕却口口声声说要等曾国藩水师造好来湖北,再商议打长毛的事儿。等曾国藩,黄花菜都凉了。

曾国藩像

你看,崇纶虽然不是两榜进士,但文章写的明显比吴文鎔有水平。人家并没有纠结过去,而是就事论事,针对目前的困境,提出了具体可行的方案,并勾画出方案的可行性。

至于崇纶为何不带兵离开武昌,在湖北围剿长毛,人家也给出了站得住脚的理由:病了。崇纶说自己前阵子守城,积劳成疾,肝病复发。所以,崇纶说完自己的病情,也顺势推出了主持反攻计划的最佳人选,那肯定是湖广总督吴文鎔了。

当然,崇纶让吴文鎔去,自己却称病不去,让小编想起了一个笑话。

谭嗣同: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这是真圣母。

康有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这是圣母病。

咸丰皇帝的书法

看罢两份状纸,咸丰认为崇纶说的有理有据。不久,上谕下达,皇帝先呵斥了总督和巡抚两个宝宝不能打架,要相亲相爱,然后严命吴文鎔出武昌主持剿匪,最后赏给崇纶十天的病假。

可怜的吴文鎔,只有带兵出发,面对他最害怕的长毛了。吴文鎔最终的命运如何?两个冤家如何继续相爱相杀,且听小编下回分解。